做最柔情的人,為一朵花低眉,為一朵云駐足,為一滴雨感動

日升月沉時,斗轉星移,光芒灑在臉上,我們都應該合起雙掌,默默祈禱。歷經世事之后,我們都習慣在自己周圍筑起高墻,沒有哪個人能夠入內,也盡量不放自己出去。

其實哪來的什么刀槍不入,百毒不侵,不過是看透了紅塵冷暖,身體和心靈都有了麻木的抗性。

明白了從沒有什么事情的毫無緣由的,流淚不是因為喜悅就是悲傷。西風再涼也無人憐,黃昏太薄也有人賞。花落幾瓣都嫌不多,葉落滿地只有秋風掃。

獨自飄零,獨自苦候,一個人南北西東都走遍,世間風景都看完。隨波逐流,四下流離,繞樹三匝,無枝可依,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旅程。

秋天落葉的路上夙興夜寐幾十年,望眼欲穿,天也望不穿;挑風擔月千萬里,步履瞞珊,海水永不干想起昨夜的雨打在我的臉上,那么的冰涼,噼哩叭啦的我卻也無動于衷。

只有幾片凄慘的落葉,飄飄搖搖,在眼前晃蕩,落在地上勾勒出幾圈漣漪,也片刻就復于平靜斜風打雨,雨落青萍淚,烏云蓋雪,雪覆茅草頂,落了那么多無根水,飄了漫天的鵝毛被。

侵入了嘴角,是苦澀的滋味,染白了頭發,是滄桑的體會,誰給誰許下的未來,都邊做了曾經,用不著什么忘情水,都忘得一干二凈。哪用得著孟婆喂?只是見了個鬼。

斜陽下的路這世上哪有高潔的靈魂,不經地獄,便登天堂 ,我是肉薄過刀山,炮烙,才闖度了奈何橋 。最怕是一人飲酒,苦樂自知無人陪,醉了誰知道自己身在哪里?

只知道身邊都是風雨你是你,我是我,各自發各自的瘋病,誰也礙不了誰,那什么?沒形象的動作,難得不會后悔。改了低眉順眼本來的模樣,養成了囂張狂妄習慣的現在,然后,苦笑著滿臉無奈。

淹沒了斷更殘垣的過去,管不住紅墻綠瓦的未來,硝煙的氣息不知道被風吹到了那里去,有沒有十萬八千里?像翻不過五指山的那只猴子,凄凄慘慘的被壓了五百年。

流過森林的小河我佩服那些可以隱忍的人,將自己的苦痛掩映得那么深,只取快樂與別人分享,其實內心悲傷早已泛濫成災,卻看上去若無其事,歲月安好。

曾幾何時,我們也是那世上那最柔情的人,為一朵花低眉,為一朵云駐足,為一滴雨感動。從清晨到日暮,尋找著自己的美夢。

如今的我們,都已經習慣在夜幕中獨自寂寞,其實我們都知道,寂寞并不能當做一種頹廢的理由,只能給喧鬧的白日尋找一個沉靜的借口。

記憶輕淺,只有在某個不經意的情境里,才會若有若無的想起。當年流水,就那樣一去不回頭,帶走的,還有一段最美的光陰。

花海人生本來如此:喜歡的事自然可以堅持,不喜歡的怎么也長久不了停留是剎那,轉身即天涯,我們的那顆心總是不受拘束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人間,沒有誰可以將日子過得行云流水。

但我始終相信,走過平湖煙雨,歲月山河,那些歷盡劫數、嘗遍百味的人,會更加生動而干凈。時間永遠是旁觀者,所有的過程和結果,都需要我們自己承擔。

不解釋就弄不懂的事,就意味著怎樣解釋也弄不懂,所有過去的都是不值得,所有未來的都在盼望著。看大雪又飄落,那年梅花,已不知遺落在誰的墻院下,老了青磚,濕了黛瓦。

只嘆,西風折落花幾朵,酒過黃昏怎淚多?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15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理论